繁星 | 空巢树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2-27 14:54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我十二岁时,父亲在后院种了十棵杨树,父亲说杨树虽然不名贵,但是生命力强,耐寒耐热,等长成后可以给家里打几个书柜。 后来,村里陆续有人在我家后院不远处种树,有槐树、杨树、柳树和很少的松树,形成一个小树林。在我十五岁时,后院的小树林成了家里纳凉的好地方,也是我儿时的乐园。在两棵树间拉一根粗绳,约几个小伙伴,荡起秋千,好不快活。

后来去外地上学,只有暑假和寒假才能回家。后院的小树林经历了退林还耕,只剩下我家后院仅有的几棵杨树。一时感觉鸟儿也一下子少了许多,平时看书累了可以听听鸟鸣,现在只能偶尔听到几声喜鹊的叫声。

再后来,为了求学,后院仅剩一棵杨树外,已成光秃一片。父亲说因为这棵树上有个喜鹊窝,几年了,一直与家里为邻,不忍心下逐客令,于是这棵树就保存了下来。

学校毕业后去了城里工作,每逢周末休息都会回到几十里外的家乡,恋家的情结一直伴在内心深处。每次回家我都会到后院杨树下坐会儿,静静地听着喜鹊父母教育后代的声音;看着树梢硕大的鸟巢,经历着风风雨雨,哺育着一代又一代;想象着从这巢里飞出去的小喜鹊们,或许在别处安了家,是否还会回来看看这个养育自己的家和含辛茹苦的父母。

由于工作的原因,经常出差外地,回老家的次数逐年递减,想家的时候只能在梦里,常会梦到后院的杨树和上面的喜鹊窝。一次,我还在外地加班时,父亲打来电话,问了我最近生活和工作的情况,然后,停顿了一下,说前天晚上刮大风,树上的喜鹊窝被风刮掉地上,窝里是空的。